流火_无所适从的蝶

连心跳声也不分你我。

100fo……待会儿发福利

福利蓄势待发……还差一fo……

【王杰希×你×周泽楷】缘(二)



「有前情,链接贴评论区。」
「这个老王有点可爱,十九岁的老王,真的幼稚又是沉不住气儿啊。」




     “姑娘说今日游梅园。”
     “何时?”
     “约莫半个时辰后。”
     “我即刻动身。”
     腊月的雪下得洋洋洒洒。王杰希连伞也顾不上撑,脚步踩着雪陷下微微作响。先你一步到了梅园。掐指算来你也是即将要到达此处了。他踏上前不久叫人搭的小亭,安顿下来后开始故作深沉凝神望向远方。王杰希盘算起来清楚得很,他先跟你来上个梅园巧遇,再为你吟诗一首,最后水到渠成地谈人生谈理想。这样的一套流程,哪个姑娘拿不下?他想得也是入神,连装作赏梅的视线都不曾聚焦。
     眼见着雪是停了。刚飘过雪的深冬梅园也是一副美好光景。与侍从提供的情报也已误了半个时辰了。
“不急。”他沉住气,依旧保持着先前设计好的赏梅仪态。
     转眼正午,梅红上的落雪已然消融,看起来煞是美艳。你不来他更不愿放弃。指不定她会借着午膳时间溜出来赏梅呢。王杰希思虑着,终究还是决定再等候片刻。
     直到夕阳西下。没等来心悦的姑娘,倒等来了侍从。 “庄主。姑娘叫我喊您回去,说要用晚膳了。”还是不免有些失落,王杰希有些怅然地叹了口气,跟着侍从回了府。
      晚膳用过,周泽楷那小子不知跑哪里去了。王杰希盘算着是个好时机,踌躇了片刻还是走上前。
     “姑娘,可愿与我共游梅园?”他语气缓和平静,邀约也合理得很,你无法拒绝。
     “巧了,我方才还想去赏梅。”你回了个笑脸。
     “嗯?”他哼出生时也带着好听的鼻音。
     “往后睡过头了……那便同去吧。”你应下。
     一路上他装作平静的模样,心已然雀跃。路上依稀听见断断续续的箫声,王杰希只觉与月色下身边同行的清丽美人甚是般配。
     接近梅园,王杰希才意识到这箫声正出于此。有谁平日里爱在梅园吹箫?王杰希忽地产生了有些不妙的想法。走近了往里一瞥,亭子里那个人影他怎么会不认得。
     好死不死的,周泽楷怎的也在这儿……?!
     周泽楷生得无比俊俏,箫声也是清寂悦耳,更何况有着朦胧月色的加持,此刻更是宛如清俊谪仙人。又有哪个姑娘不动心?
     再后来,原本王杰希计划的二人独处时光,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你们二人聆听周泽楷吹箫的演艺节目。原本与你相处相知的良机,竟也全为他人作嫁衣裳。你听得入神,时不时感叹。王杰希则全程黑着脸,末了冷冷清清称赞了两句,权当为了风度。
     这样的情景对王杰希来说已是不少见了。他不甘,却又无可奈何。
     说起你们第一次相遇,还是上月他与周泽楷出游山庄。二人分两道,庄主周泽楷走南侧,副庄主王杰希走东侧。
     那日你在南侧山路狭窄的小道上遭歹人袭击,周泽楷救下了你,并将你带回了山庄。而走东侧的王杰希,遇见了年少时不对付的那一伙儿人。十九岁的少年年轻气盛,硬要以一敌多教训他们。虽说还是占了上风,还是带了一身伤回来。
     王杰希见到你第一眼,便上前问你姓名。
     约莫是寻常所指的——一见钟情。
     可悲的是,他倒真是与你分毫缘分都没有。你次次出门巧遇周泽楷,与他拥有着无声的默契。而纵使王杰希苦心筹划,却总与你擦肩而过。过去他并不在意什么所谓缘分,甚至不屑于这种毫无说服力的东西。然如今他对于缘,起初是珍重,而后便是痛恨了。
     天道无常,却像是规划好了你与周泽楷的点点滴滴。不同于王杰希就算是劳心费神去关注,也未必有成效。
     缘,只怕从来都是不公。

占tag抱歉!



欠文整理x负债累累的我


之前说过那个《如果北方的他们有一个南方女友》(全职男你),说好满100fo回来填

《缘》没感觉了,有感觉再写,大概上中下三部分,上部分已发,剩下的保证不会坑掉

《叶神也是一个隐藏的苏神》,这是个系列,按照我的规划是欠着不少的,不定期会填吧

占个tag抱歉!

【喻黄】迢迢牛郎喻,皎皎织女黄【牛郎喻x裁缝黄】


「不是猎奇向!走心的!」


     “抱歉。我只陪酒。”喻文州眉头轻蹙,语气意外地并无半分窘迫。
     他衬衫纽扣开了最上面一颗,领口就那样色情地微敞着,瘦削如同刀刻的锁骨在黄少天眼下一览无余,十字架形状吊坠上黑色的宝石闪闪发亮,险些晃了他的眼,初见时梳得精致的中分此刻已是微微凌乱,与那份斯文气质大相径庭。一点点醉意熏红了脸,如斯美色让黄少天不禁恍惚。
     听到这样的回答,黄少天的眸色不易察觉地暗了暗。如此钟情于一个人是何其地难,更何况是寂寞难耐的单相思。他白手起家,从一个微不足道的裁缝做到高级服装设计师,成立了公司又带领公司上市。仅仅三年的时间,一切变化得天翻地覆,唯独对喻文州的这份钟情,不出意料地一成不变。
     三年前他一事无成,险些要放弃时来酒吧买醉,初见他一眼迷上喻文州。
     他爱上了他那副斯文又性感到惹人在意的模样。
     喻文州是店里人气儿最高的牛郎,点他陪酒的人非富即贵,仍要提前预定一个星期,且周二、周四不接客——他要休息。
     那天是周二。喻文州正一个人坐在吧台角落喝闷酒,盯着天花板上摇曳的光晕出了神。黄少天快步走上前与他搭讪,却被他“我是牛郎”一句话给堵回去。
当他说出“今天休息,不接客”时,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将钱包里仅剩的800块钱掏出来,嘭一声重重地拍到桌上。
     “就一杯。”喻文州笑了,从业一年他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情形。他们喝得尽兴聊得投机,黄少天滔滔不绝地倾诉着,喻文州却没有半分不耐烦。他总是沉默着倾听,偶尔报以一个写满理解的微笑。喝了的酒也的确不止一杯,黄少天已是迷醉状态,仍清醒着的喻文州为他打了个车。事实上喻文州喝得并不比他少,只是做这行的,酒量本就深不见底……
     那晚喻文州告诉黄少天可以偶尔来找他,休息日他乐意奉陪——喝得醉醺醺的黄少天只记得这一句。从后他常来找喻文州。每一次往往是他一刻不停地说,喻文州专注于倾听,画面倒也是和谐。
     黄少天执着于灌醉喻文州,他好奇如此斯文的他酒醉后,会是怎样一幅性感浪荡的模样。但他也从不曾做到过……喻文州的酒量,毕竟是他估量不了的。
     事业稍有起色那天,他来找喻文州,酒醉后忍不住表了白。
     “……”喻文州没有回答。他的职业便是陪酒,卖笑,感情一概不谈。至于黄少天,算是知己,也只能算是知己。
     后来黄少天做成了大公司,给了酒吧一大笔钱,指名喻文州全天候待自己的班。事实证明喻文州每周也是大部分时间空闲,平时自己出去逛逛,只有周日万忙之中的黄少天能抽出空闲来喝一杯。黄少天十分知趣地没再谈感情,只是讲讲事业上的事,讲讲人生经历,无论怎样喻文州都不曾听得厌倦。



     三年了……这一次他终于成功地灌醉了喻文州……黄少天不再想套什么他的真话,只是提出要一同赴宾馆,喻文州却丢下一句“我只陪酒”。他明明是装作清醒啊,黄少天既委屈又无奈,自己也是醉了个大半,有些话一下子就倾泻而出。
     “你不喜欢我么?嗯?你是不是喜欢我?如果不是喜欢我,凭什么愿意听我讲一切事,难道只是为了我的钱装什么啊你不是那样的人,你喜欢我吧是不是喜欢我……你说啊你……”黄少天酒劲一上,死死地勾住喻文州的脖子,几乎是撒娇般地说出一连串的追问。
     喻文州沉默着没有报以回答。出神良久后他忽然低下头,双眼闭上回复了黄少天一个吻。然后他拉起黄少天的手,二话不说将他拽到了附近的宾馆。
     “现在。我敢给你答案。”喻文州将一言不发的黄少天重重推在床上,双唇几乎贴上了他耳朵。
     “我不要喜欢。说你爱我。”





呼好险还有一分钟七夕就过了……这一刻我手速少天附体简直……正如你们看到的那样……烂尾了而且很明显……不然赶不上七夕……

庙粉日常x


我是王杰希夫人,文州今晚约我过七夕。
“杰西,王不留行要是摘掉帽子不扣属性的话,那就把帽子摘了吧。”

庙粉的怼药日常www

占tag抱歉!

我要开大坑了!
《一叶孤舟》
伞修+叶你
剧毒虐不骗人x

【叶修×你】叶神也是一个隐藏的暖神(二)


「今天的叶神又苏了吗?」
「是的他又苏了w」


     真疼啊……你不知第几次地心想。
     床头柜上还放着方才叶修为你倒的一杯热水,余温未散还升起袅袅一股热气。只是你无心去喝,甚至是抬一抬手,此刻只想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企图稍稍温暖发颤抖动着的子宫。
     睡着或许就察觉不到痛感了,你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入睡,却总是在朦胧之间被忽然到访的一丝痛意打断。
     你承认很希望此时叶修能在身边,但你不想打搅叶修的荣耀大业。而且就算是把他叫来,肚子也还是一样痛啊……对于这种浪费两人时间的想法,你置之一笑。
     躺了良久,你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,被窝里闷热得很,你却怕打开空调后过低的温度会加重疼痛。
     门轻启,叶修蹑手蹑脚上了床。他掀开被子后摸到你手臂上黏腻汗液,着实吓了一跳。有些恍惚的你也只是迷迷糊糊地吐出一个字——
     “疼……”
     “啧。”他皱眉,轻轻攥紧被窝并将被子向下扯了扯。
     你疼到不省人事,下意识就是往他怀里钻。
     “阿修……”几乎是带着哭腔,你声线几近颤抖。
     “乖~”他有些心疼地揉揉你头发,任由你紧缩在他怀抱里。
     “小傻瓜,怎么不跟我说?”他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。
     你没有回答,而是把脸埋在他胸口,有些不争气地隐隐啜泣着。
     “宝贝,转过身去。”他突然开口。
      印象中他从未这样腻歪地叫过你,引得你不禁愣了愣。
     “乖~听哥的。”他在你耳边细语,呼出的热气几乎快要融化你的耳朵。
      你乖乖从他怀抱挣脱出来,有些吃力地转了身。抽痛不已的小腹,突然覆上了一双温暖而细腻的大手。
     “你知道吗,宝贝?有时候我也想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他微微沙哑却充满着柔情的声音,令你产生了甘愿一生沉溺于此的想法。
     “你或许会觉得对我而言,荣耀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     “遇见你之前,或许也的确如此。”
     “可是哥这一世英名……终究还是败在了美人上啊~”
     他轻轻笑了,颇有那么一分自嘲的意味。
     “荣耀的确是我最重要的东西……之一。”
     “荣耀很好,但它既不能亲又不能抱,而且也不能……”叶修欲言又止后又开始坏笑,一心想着逗弄你。
     “所以你明白吗……?在哥心里,哥的媳妇儿也很重要呢~”
     “你这只倔强的小猫,能不能,学着麻烦我啊?”
你的小腹快要被他的手掌暖化。然而此刻,你的心更是暖化了吧。
     怎么可以这么温暖……你想要转头吻他,然而还未付诸行动,你便已经在这温暖中沉沉入睡了。



你们能想象到这篇文是我全程听着达拉崩吧码完的吗(痛心疾首.jpg)

【叶修×你】叶神也是一个隐藏的苏神



「本文又名“我叶良辰今天要苏爆你的狗头”」
「写完之后我自己都被苏到了」
「我想嫁(日常痴心妄想)」



     深夜十二点,你躲在被窝里玩一款恐怖游戏,叶修大概是在隔壁的书房打荣耀。总之,你早已对深夜不见人影的生活习以为常了。如今他已是兴欣队长,保持这样的作息习惯,许是还对他那网管生活念念不忘吧。你表示理解,并无多虑便合眼准备入睡。
     不巧的是,脑海中那些或惊悚或不堪的画面不停流转,刺激着你的神经微微发颤。你索性裹紧了被子,心里却是深知,自己怕是难以入眠了。
     “该死……为什么要大半夜玩恐怖游戏啊……”你无奈嘀咕道。
     漆黑的房间中,你只觉得“万物皆有灵”。窗外突如其来的大车驶过的噪音,更是吓得你一个激灵。
     仅剩的一点点定力也被击垮,你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卧室,连拖鞋也顾不上找,光着脚踏过冰凉的地面,狂奔进了叶修所在的书房。
     屏幕上的光亮晃得你有些睁不开眼,良久才看清是“荣耀”二字。
     叶修带着耳机,似乎并未察觉方才你那段急促的脚步声。你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前,拉了拉他的衣角“阿修……”
     叶修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,而后摘下耳机,转过身来摸了摸你的头。
     “走,咱回去睡觉了。”他动作麻利地关上电脑,借着关机前的灯光,微微打量了你几眼。
     神色窘迫而不安,大概是又玩了什么恐怖游戏吧……你的这点爱好,他心下了然。
     “没穿鞋?”他突然开口。
     “地上凉。”他索性直接将你打横抱起,“那就得辛苦哥咯。”他又将怀中的你抱紧了几分。
     电脑已经完全关闭,光亮也尽数消失。整个房间伸手不见五指,你只得搂紧了这个黑暗中唯一值得你信赖与依靠的救命稻草。
     他步子走得细碎而轻柔,怕你因颠簸而感到不适。  伸手带上卧室的门,他把你放到床上,替你盖紧了被子,再掀开一道缝儿钻进被子里。
     “阿修……我害怕……游戏里……所有人都变成了僵尸……”叶修怀抱里,你忍不住啜泣出声。
     “所以,媳妇儿你就这么相信哥?”他话说得不紧不慢。
     他突如其来的发问引得你脊背一凉。你感觉四肢有些发僵,随即手忙脚乱推开了他。
     叶修也是想逗弄你,并未预想你会如此敏感。于是长臂一搭,又将你揽入怀中。
     “啧,哥逗你的。”他有些自责于吓到了你,连忙表示安慰。
     你慌慌忙忙捏起他的手腕,半天也没有找到脉搏。果然是和游戏里的一样啊……在变成僵尸的前一小时,人的心脏不再跳动……
     “你没有心跳……”你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出自己的发现。
     “小傻瓜。你捏的是哥的胳膊。手腕在这里。”他将手伸出被子举到你面前。
     “叶修。如果你还爱我的话,现在把冰箱里所有食物和水搬到卧室里来,然后到门外去,等我锁上门。”你语调颤抖却又一本正经。
     谁知他突然又抱紧了你,你急于挣脱却也无力,而后察觉你不再抗拒后,他突然将你脑袋按到他的胸口。
     你的脸颊感受到了无比有力的心跳,以及……温热灼人的体温。
     “都是假的,刚刚也是哥逗你的,别怕。”他腾出一只手抹抹你的眼泪。“乖~睡觉了~”他心疼地揉揉你脑袋,轻拍着你。
     你在令你无比安心的怀抱中,终是陷入了沉睡。

哇我头一次遇到这么可爱的人!说实话我被你最后那句苏到了(捂脸比心.jpg)简直比看了100篇乙女文还要苏爽啊!!!